銀杏財經 / 待分類 / 中國企業家打賭簡史

分享

   

【國際物流公司香港】中國企業家打賭簡史

2020-05-13  銀杏財經



    這是銀杏財經的第117篇文章

    作者| 葉一成

    編輯| 汪小樓

    1872年,斯坦福與科恩在美國加利福尼亞洲的酒店裏吵了一架,這兩人一個後來創辦了斯坦福大學,一個發現了讓人恢復年輕祕密的表皮細胞生長因子EGF,而彼時引起他們爭執的問題是:馬奔跑的時候是不是四個蹄子都落地。

    科恩覺得再怎麼説都至少有一隻蹄子要着地,直到今天依然有很多人跟科恩觀點一致,可斯坦福偏偏認為不一定,説肯定存在騰空的情況。吵到極致就變成了打賭,兩人把25000元美金及個人的聲譽都押了上去。

    經過一系列複雜的實驗驗證後,斯坦福贏了。不過大家的關注點已經轉移到了實驗中用來捕捉鏡頭畫面的設計上,也正是因為這個設計盧米埃爾兄弟才會發明出電影這門藝術。

    而比起西方人,中國人更具有賭性,無論是打賭,還是賭博。

    巴菲特的黃金搭檔查理·芒格曾被人問如何看待中國,他説:“我喜歡中國,公司很強員工很能幹,但就是太愛賭了,他們相信運氣,但人應該相信概率。”

    芒格口中的他們,自然包括了企業家,五年前曾有媒體報道其接觸到的大概50名企業家中,經常去賭博的有30%,80%承認曾經參與賭博。

    去年快“死掉”的金立,創始人劉立榮不也承認自己賭博了嗎?

    不過,中國企業家們除了會在賭桌上推倒籌碼,他們還喜歡在商業上打賭。既是在賭一口氣,也是在賭未來,賭趨勢,賭風口,賭機會。

    2012年的最後一個月,深圳英聯不動產董事長郭建波對華遠地產董事長任志強發起了單方面的賭約邀請。賭約發起前,後者已經把“來年3月房價將暴漲”這一觀點拋出去很久,並引起了一波關於房價漲跌的激烈討論。

    郭建波不要別人覺得,他要自己覺得——一線城市樓價的全面下跌畫面即將上演。隨後其跑到微博上發了條動態:如果到明年三月份一線城市樓市能走出任志強忽悠的又一波上漲行情,我將在北京裸奔十公里,如果相反,請任志強先生在和您一起忽悠的媒體上公開道歉。

    這個賭約點燃了全網的激情,沒有人關心房價漲跌對自身的影響了,潘石屹還特地跑去留言,讓任志強沉住氣,千萬不要回應。一旦迴應,就相當於接受了郭建波的賭約邀請,內容也就默認生效,結果任志強用了兩個死亡微笑應賭。

    能把裸奔拿來作賭注的人,通常來講不怕人言可畏,並且充滿匪氣。

    郭建波也的確如此,他是江蘇鹽城人,去深圳之前在鹽城工學院學習執教,後來因為畢業後不想回鹽城更不想教書才去了深圳。

    郭建波覺得教書不是育人而是誤人子弟,就像他覺得地產家都是暴發户或者流氓一樣,他甚至把地產市場比喻成一個大妓院。

    這樣的人實際上並不怎麼畏懼那場賭約,不過打臉來得太快就像龍捲風,2013年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當年三月份,一二三線城市房價環比漲幅分別為2.8%、1.1%和0.9%,漲幅差距達到最大。

    裸奔自然是沒奔成,即使郭建波表達出了自己願意裸奔的想法。

    很多人一直覺得郭建波是一個享樂主義,吃喝玩樂樣樣精通,想賭的時候就賭,該開口喝酒的時候就喝,幾乎每天都要小酌一口。

    但他強調自己並沒有喝酒抽煙的遺傳,他愛上喝酒是因為工作以後發現,有錢有勢有能力的人都是喝酒高手,於是開始反思自己的無能。

    這個無能,不知道是在詮釋酒力還是事業,不過後來面對採訪記者問他對人生規劃是否有了考慮時,他説他想賣東西,去網上賣老家的油條。

    王健林跟史玉柱在2012年也打過房地產的賭,那時後者剛把萬達的觸角伸向電商,賭的是自己的長項:地產。

    與郭建波的裸奔賭注不同,兩人賭的是股份,王健林公開説房地產下半年會有好日子,史玉柱反駁,説要和健林兄打賭,下半年房企也沒有好日子過,賭注就是萬達0.1%的股份。

    隨後也不知是王健林慫了,還是覺得這件事本身太無聊,他解釋自己的原話是房地產會先抑後揚,純粹是個玩笑,賭局不成立。

    結果到現在七年時間,房價也一路漲了七年。

    賭不可怕,怕的是賭上癮。

    2012年CCTV十大中國經濟年度人物頒獎,馬雲和王健林雙雙站在聚光燈下拿起了獎盃。

    這一年的雙十一淘寶剛打完一場大戰,進賬191億獨佔狂歡節鰲頭,王健林則帶領着兩年前斥資26億美元收購的美國第二大院線AMC扭虧上市,在此之前AMC已經連續虧損三億。

    可以説,兩人當時都是商界炙手可熱的紅人,再加上打賭這種事情一回生二回熟,頒獎現場説着説着王健林就要跟馬雲打賭。

    王健林覺得電商再厲害,但像洗澡、捏腳、修耳朵這種業務是無法取代的。馬雲認為電商並不想取代誰,而是要建立一個開放、透明、公平公正的商業環境,你今天不會回頭看的店小二、在街上不會點頭招呼的快遞員正在改變中國經濟。

    很顯然,這是傳統與現代、實體與虛擬的衝突,是電子商務能否取代傳統實體零售的一個爭議。辯論之下,誰也説服不了誰,誰也不想在自己的王國裏向別人低頭。

    於是王健林以打賭收尾,等到2020年如果電商在中國整個大零售市場份額佔到50%,他就給馬雲一個億,反之亦然。

    到今天其實誰也沒取代誰,新零售這個新物種被馬雲提了出來,一個不爭的事實是傳統實體零售如果僅僅只走線下的話,一定會死在這場零售革命裏,而只做線上的零售早晚都會迎來天花板。

    打賭後的第二年王健林就牽手騰訊和百度投資50億進軍網絡商務,馬雲則在2015年花了280億入股蘇寧電器,宣佈走進實體經濟業。

    如今離賭約到期只剩一年,可王健林説的話就像空氣,你是抓不住的。跟史玉柱的打賭是這樣,跟馬雲的也一樣,這邊剛要跟人打賭,沒多久在那邊的財經論壇上被問及時連忙擺手:這就是個玩笑,是為了活躍現場氣氛,當不得真,當不得真。

    網上有一個問題很有意思,説王健林和馬雲都曾是首富,都挺牛X的,但為什麼大家都比較崇拜馬雲而不是王健林。

    兩個人確實很像,時常也被人拿出來比較。王健林做客魯豫的節目時説的那句“先定一個小目標,比方説我先掙它一個億”,就很像馬雲在《開講啦》上説的“我從來沒碰過錢,我對錢沒有興趣,我最快樂的時候是一個月拿91塊錢當老師的時候”,以及更早前説的,他人生最大的錯誤就是創立了阿里巴巴。

    顯然書生馬雲比王健林的境界更高,但後者有一股江湖氣與傻氣,並將土腥味時常體現在言行中,不然他也不會跟人説富貴險中求,敢闖敢幹競風流。

    南加州大學政治系教授Stanley Rosen曾專門對王健林做過一些研究,王健林之所以能吸引到海外人士的注意主要是由於他早些年花了很多錢在好萊塢置業,然而有一次美國電影協會的負責人問他:“我馬上要見美國總統特朗普了,你有什麼要我幫你捎的話嗎?”王健林卻回答:告訴你們總統,如果我們不投資的話,美國人就沒飯吃。

    “他這樣不止一次了,王健林很簡單粗暴,他的自負要比別人強很多,馬雲的思考更安靜。”

    這種簡單粗暴間接造成了其事業成績的斷崖式下跌,2015年他把在首富椅子上坐了十年的李嘉誠給拉下來,自己坐了上去,可屁股還沒坐熱,他就把首富的椅子拱手相讓了出去。到了今年誰還相信萬達的神話?去年賣酒店賣文旅城,今年其百貨已經被清倉賣給了蘇寧張近東。

    雖然與馬雲的賭局時限未到,尚不能以絕對一詞論輸贏,但王健林卻把自己給堵了進去。

    商界很難存在什麼真摯的友誼,要麼是敵人,要麼什麼也不是。但馬雲和史玉柱是朋友,還有不少共同點:1.男的,2.有錢,3.任性,4.巨人和阿里都在2007年上市,5.都跟王健林打過賭。

    張永生寫過一本書,名字叫《史玉柱向左,馬雲向右》。書裏説史玉柱和馬雲本質上不太一樣,前者小的時候是品學兼優的好苗子,長大後有一種商人本能,事業遭到重創後奇蹟般地依靠保健品迅速完成人生大逆轉,繼而向網絡遊戲領域進軍。

    後者則是壞學生的典例,創業以後身上更多的是一念之仁,失敗了依然按部就班專注自己的領域,想將阿里巴巴打造成一個偉大的電子商務帝國。

    當然,除開這些兩人還有點不同,那就是一個是用腦的一個是補腦的。

    在馬雲眼裏,全世界只有兩個人跌倒了爬起來,一個是喬布斯,一個就是補腦的史玉柱。而在史玉柱看來,自己經歷過1997年巨人倒下全國媒體一哄而上、上萬篇文章罵以後,這一輩子還有什麼挺不過去的?他覺得馬雲看人很準,對商業的點評很深刻,因此兩人有點惺惺相惜。

    2013年馬雲拜訪氣功大師王林,傳説中王林可以治百病,還能用氣功隔幾十米就戳死人,結果馬雲一去就把氣功的浮誇暴露在空氣中。

    王林被質疑,馬雲也遭到口誅筆伐,他發了條微博説常有人指責他去探視“非科學”的東西,人類很容易以自己有限的科學知識去自以為是的判斷世界,科學不是真理,科學是用來證明真理的。

    結果言論爭議愈演愈烈,史玉柱跑出來為兄弟兩肋插刀:他是去找破綻的,認真你們可就輸了啊。今年史玉柱被人惡搞陷入遭逮捕的傳聞,馬雲也第一時間致電慰問他,他還感慨自己人緣不錯。朋友之間打賭,一般賭的都是無關痛癢的事,比如這兩人賭的是剃頭髮。

    2012年京東和蘇寧發起電商史上著名的電商大戰,劉強東説京東商城大家電未來三年都將保持零毛利,還要比國美、蘇寧連鎖店便宜10%以上;蘇寧馬上應戰我們不止家電,我們所有產品價格都比京東低。京東股東直接表示,除了錢什麼都沒有,價格戰給我往死裏打。

    根據調研數據顯示,當年有85%的網民關注並參與了大戰。這85%的人裏就有馬雲和史玉柱,一個覺得這就是場三星期的公關活動,一個認為他們是認真的。結果大戰撓了下癢癢以後就沒以後了,馬雲也願賭服輸剃了光頭。

    後來被史玉柱忽悠過剃光頭的柳傳志説,那不是輸了剃的,馬雲也解釋沒有那回事兒,自己剃光頭就是想對自己有新的認識。

    到底是不是因為打賭輸了剃的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們打賭了。

    朋友賭的無關痛癢,那敵人賭起來什麼樣?答案是往死裏賭,不賭也要往死裏懟。

    那年夏天發起電商大戰的張近東和劉強東就是主角。當大戰演變成口水仗並打得不可開交時,前者覺得後者是在碰瓷,説大強子是蹬三輪的,跟自己這個開寶馬的剮上了,開寶馬的還沒説什麼,蹬三輪的反而氣勢洶洶先高聲嚷嚷起來。

    然後公開打賭,如果京東的增速比蘇寧快,就把蘇寧送給劉強東。劉強東也懟回去,如果京東贏了,就把贏得得蘇寧1億股份給轉發微博的網友。

    當時蘇寧上半年的增速為120%,2011年的時候蘇寧的營收高達938億元,京東只有蘇寧的四分之一不到:211億。打賭的兩年後,也就是2014年,京東第一次在淨收入上超過蘇寧,再過兩年京東市值反過來變成蘇寧的4倍。

    但兩人都不太迴應賭約的事情,劉強東在中國全球企業家年會上把賭約當玩笑講出來,後來還把微博刪了。

    也許兩人就是為了賭心底的一口氣,嘴上誰也不想饒過誰,畢竟此前蘇寧牽手阿里,京東背靠騰訊,時常會有人問誰是誰的馬仔,誰又是誰的小弟。

    張近東發跡於蘇南,劉強東出身於蘇北,確實誰也瞧不上誰。

    2015年蘇寧剛與阿里宣佈牽手,京東就指責阿里不正當競爭要求商家二選一,實名舉報阿里擾亂電子商務市場秩序。

    兩天後,蘇寧就發佈了一篇名為《老師若是真的強,頭條何須老闆娘》的推文,暗指劉強東要依靠奶茶妹妹帶動營銷京東,畢竟這一年兩人結婚的消息實錘以後,再到今天的幾年時間裏,章澤天一度都是京東的另一張名片。

    與阿里合作張近東一是為了蘇寧,也是為了超過劉強東,用了快20年時間做的銷量,京東10年多就超越了,張近東有一口氣咽不下。

    兩年後劉強東做客《遇見大咖》,説:我們在宿遷市的電商佔有率已是第一,但是我竟然發現國美、蘇寧的店還在那兒呢,還有什麼OPPO,還有各種各樣的專賣店,那都是我們京東的恥辱,兄弟們。他還説要把蘇寧周圍的所有廣告牌都買下,至少買斷五年,一直要買到張近東推出宿遷為止。

    宿遷可是他的山,一個山裏只能有一個王,都是東哥,你選張近東還是劉強東?

    張近東第一時間作出迴應,還好劉總去的地方不多,宿遷還不是一個很大的的城市,就已經感到恥辱了,如果去更多的城市、更繁華的地區看看,豈不是活不下去了?

    “世界那麼大,看了又恥辱,不看又難受,劉總還是好好活着吧。”

    只是,無論是打賭還是互懟,打得再不可開交,江蘇的首富誰也都沒能沾上邊。

    2013年,在一樣的央視年度經濟人物頒獎典禮、一樣的舞台、一樣的聚光燈下,董明珠和雷軍跟上一年的王健林馬雲一樣,打了個賭。

    那時候,董明珠剛剛成為格力的董事長一年多,白電行業整體都處於調整狀態,格力依靠於其渠道優勢保持着較高速的增長。雷軍的小米則剛剛完成D輪融資,估值突破百億美元關卡,兩個人都風光無兩。

    賭約是雷軍先發起來的,他覺得小米模式能挑戰格力模式,並且請全國人民作證,五年之內營業額要擊敗格力,賭約一塊錢。董明珠説,第一,你不可能贏,第二,我跟你賭10個億。雷軍覺得小米是中國創造,格力是中國創造,然後還拉來現場的馬雲做擔保人。

    每個打賭的人,賭的時候都是發自內心的覺得自己會贏,輸的時候卻不是發自內心的意識到自己輸了。

    2014年在論壇上別人問賭局誰會贏,雷軍一把拿過話筒説自己打賭時就有99%的把握會贏,再過一兩年格力就要輸了。旁邊的劉強東也加了一句,註定是雷軍會贏的。

    説這些話的時候小米估值已經高達450億美元,同年,董明珠公開表明自己有百分百的把握,甚至到去年的時候,她已經單方面宣佈格力贏了。

    一個是做實體經濟的,一個是做互聯網的,結果打賭以後做實體經濟的開始做手機,做互聯網的説要做互聯網空調。

    格力手機已經出了好幾款但市場都不怎麼買單,2015年時智能家居概念火熱,董明珠在介紹自己家手機的時候還説了一句,不是用一個手機遙控家電就叫智能家居。今年格力的第一次臨時股東大會上,她提醒股東們,你們拿了我的分紅,你就應該買手機。

    但很顯然在手機這個賽道上小米更有話語權,3G時代是中華酷聯,而這幾年的4G時代是華米OV,至於5G時代,還未可知。

    雷軍是打賭的第二年入股了格力的對手美的後,開始做的空調,他説那是年輕人的第一台空調。當時董明珠兩次參加論壇,兩次都噴了小米和美的,説這是兩個騙子走到一起,是小偷集團。

    當然,那場賭局的結果是去年的財報出來以後,董明珠贏了,賭約自然成了玩笑話。雖然打賭贏了,但是格力與對手們的鬥智鬥勇不會停止,比如跟美的、海爾一起把戰火從一二線城市打到了下沉市場,又從國內打到國外,而奧克斯、長虹、TCL等小品牌依附於電商平台正在改寫空調行業的格局。

    雷軍的小米在去年敲鐘以後就破發,股價有點萎靡不振,即使財報很亮眼但股價就是反其道而行,到底是互聯網公司還是硬件公司業內有很大的爭議,市場對小米的定位一直是屋樑上的冬瓜,二面滾。

    不過,內憂外患並不能阻擋雷軍與董明珠約上下一場賭局。上個月底在中國質量協會四十週年紀念大會上,雷軍迴應了董明珠再賭五年的提議:初期和董大姐打賭是無知無畏,現在還願意繼續試一下。

    知乎上有一個問題是,董明珠和雷軍要再賭五年,你怎麼看?有人説,五年後雷軍肯定在小米,但董明珠在不在格力就不好説了。

    人與人之間的打賭,賭的既是別人,也是在賭自己,而商業本身就一場賭博。

    陳天橋説過,任何一個決策它都有賭博的成分,因為已經説了所以必須專注,但沒有一個人知道這個方向一定能成功,所以一個偉大的戰略家或者説軍事家,實際上在經過縝密的分析以後,最後都是賭博。

    在那些曾經互相打過賭的企業家中,大多數人賭的都是時代的一種趨勢,或者未來的商業模式,沒有人會真的把賭注放在心上,他們在意的只有打賭本身這件事。贏了,那就是戰略上的成功,輸了,就是戰略上的失敗。

    嗅覺靈敏的商人會將商業情報作用發揮到極致,打賭這個事情除了能給自身及企業帶來一定的關注度和影響力,有時候還會轉換各自扮演的角色。

    有人曾評論企業家打賭行為,認為由於公眾對商業審美取向的變化,越來越喜歡互聯網和新商業,所以馬雲、劉強東、雷軍等人太過耀眼,幾乎快把張近東、柳傳志等人淹沒。

    如果沒有噱頭去搶鏡,那如何喚醒公眾大腦皮層的記憶,而打賭,自然成為一種又吸引人、又能點燃看客激情的最佳方式。

    賭着賭着,説不定紅了。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